专业六合彩内部资料系统-打造最好的网站{六合彩内部资料

http://www.781884.com

当前位置: 六合彩内部资料 > 财经 > 武穴城投担保资管项目延期兑付 地方政府违规出具还款承诺函 武穴城投担保资管项目延期兑付 地方政府违规出具还款承诺函

武穴城投担保资管项目延期兑付 地方政府违规出具还款承诺函

时间:2018-06-18来源: 作者:admin点击:
武穴城投担保资管项目延期兑付地方政府违规出具还款承诺函 2018-06-1610:00来源:经济观察报担保/资管/融资 原标题:武穴城投担保资管项目延期兑付地方政府违规出具还款承诺函(图片来源:全景视觉)经济观察报记者蔡越坤湖北省武穴市是一座美丽的江城,地扼吴头楚尾,素有“入楚第一港”之称。武

武穴城投担保资管项目延期兑付 地方政府违规出具还款承诺函

2018-06-16 10:00来源:经济观察报担保/资管/融资

原标题:武穴城投担保资管项目延期兑付 地方政府违规出具还款承诺函

(图片来源:全景视觉)

经济观察报 记者 蔡越坤湖北省武穴市是一座美丽的江城,地扼吴头楚尾,素有“入楚第一港”之称。武穴火车站工业园是武穴市政府聚力推动城市基础配套设施之一。距离批复设立时间过去6年,火车站工业园(三期)起步区仍未完成建设运营。

经多方采访,经济观察报独家获悉,特意为该园区基础设施建设投资而设立的民营企业武穴世联工业园开发有限公司(简称“武穴世联”)当下正由于承建火车站工业园(三期)起步区投入大量资金而暂时无法偿还一笔4亿元的基金资管计划。武穴世联延期兑付的背后,武穴市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简称“武穴城投”)为此项目担保,武穴市政府恐违规出具的还款承诺函也“浮”出水面。

杭州嘉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嘉锐基金”)发行的嘉泰301黄冈武穴火车站工业园工程资产管理计划(简称“嘉泰301项目”)第一期、第二期未在2018年3月28日到期兑付。目前该融资计划处于延期兑付3个月状态;下一个兑付日为2018年6月26日。嘉泰301项目融资方正是武穴世联。

不过,这个涉及180余位投资人的基金资管计划在武穴世联看来,似乎无恙。

就在6月12日,武穴市市委书记郝胜勇、市长李新桥带队现场调研督办火车站工业园的建设,着手研究解决相关问题,提出加快推进汽车配件产业园和电子信息产业园两大板块产业落地。

如此,武穴火车站工业园的建设与运营能否加快,基金资管计划延期兑付的真相如何?延期3个月背后的“博弈”是什么?投资者的资金安全吗?

延期兑付,无需多虑?

三个月前的一份《沟通协商函》揭开了嘉泰301项目延期兑付之现实。

提及具体延期兑付原因,嘉锐基金联合创始人章晓舟对经济观察报称,2018年3月26日融资方武穴世联突然向嘉锐基金提交《沟通协商函》,武穴世联在《沟通协商函》称:因公司与武穴市人民政府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和土地开发平整投资账目往来的评估、审计在国家两会特殊时期中略有滞后,申请将兑付日延期三个月后一次性兑付归还嘉泰301项目的资金。

而目前武穴世联由于承建该项目投入大量资金而暂时无法偿还嘉泰301项目的资金。

武穴城投董事长王志农告诉经济观察报:“武穴世联公司是火车站工业园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商,是为园区基础设施建设投资而设立的,火车站工业园是省管园区,招商完成将对武穴的经济发展和产业升级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武穴世联在工业园和电商园投资近10亿元,武穴城投和武穴市政府仅提供了4亿元的担保。”

另据经济观察报了解,该资管计划中最大一个客户投资了4000万。多位投资人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称,虽然武穴世联承诺展期三个月后将按期还款,但仍然非常担心该项目能否按期兑付。

对于该资管计划能否按时偿还,融资方武穴世联却信心满满。“基金将会按展期到期时间兑付,无需多虑。”2018年6月8日武穴世联董事长王志农接受经济观察报邮件采访时回复称。

巧合的是,经济观察报在国家发展改革委网站发现,2018年4月20日,国家发展改革委批复同意武穴城投发行公司债券不超过10.8亿元,所筹资金6.6亿元用于武穴市2017年棚户区改造项目(一期),4.2亿元用于补充营运资金。

这其中的逻辑关系是,据经济观察报了解,在嘉泰301项目设立之初,武穴城投为该资产管理计划担保,该公司为国有独资企业,出资人为武穴市国有资产经营公司。

根据嘉锐基金关于“嘉泰301项目”的尽调报告,武穴城投2004年12月正式注册成立,现有注册资本10亿元。主要从事全市土地资产经营和市政基础设施建设中的资本营运、投资运作和产权经营,在土地收储等领域属于专营企业。

此外,武穴市人民政府对嘉泰301项目出具财政性可支配资金保障还款的承诺函,承诺该债务为地方性政府债务,并纳入年度财政预算,以财政性可支配资金优先保障该笔债务的按期偿付。

“嘉泰301项目”融资方武穴世联是一家民营企业,由江西省景德镇市自然人王志农、湖北省武穴市自然人郑春龙,江西省九江市自然人尹春莲于2013年3月19日合资经营的有限公司,合资公司的投资总额为3.5亿元人民币。合资公司注册资本为2100万元人民币。

“嘉泰301项目”于2016年03月28日备案成功,发行总规模为4亿元人民币,一共十一期,期限为2年。资金用于黄冈武穴火车站工业园(三期)起步区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待建工程。

根据嘉锐基金调研报告,武穴火车站工业园由湖北省发改委以鄂发改开发[2012]1号文件正式批复设立。武穴火车站工业园(三期)起步区是武穴经济开发区火车站工业园(湖北省发改委2012年批准设立的省管园区)的核心组成部分,占地面积约5300亩。

然而,时间过去5年,该工业园仍未完成建设运营。这或许给“嘉泰301项目”的延期兑付埋下了“伏笔”?

延期3个月背后的“博弈”

“得知延期兑付消息后有点措手不及。”章晓舟对经济观察报称。

章晓舟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在“嘉泰301项目”兑付日2018年3月28号前,已联系武穴城投准备一期二期兑付资金,得知武穴城投希望项目初步延期3个月。2018年3月26日至3月27日,借款人武穴世联连同担保人武穴城投分别向嘉锐基金提交《沟通协商函》。

关于延期原因。3月26日武穴世联在提交的《沟通协商函》中表示:“因公司与武穴市人民政府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和土地开发平整投资账目往来的评估、审计在国家两会特殊时期中略有滞后,申请将兑付日延期三个月后一次性兑付归还《嘉泰301黄冈武穴火车站工业园工程资产管理计划》的资金。”

3月27日,武穴城投也在提交的《沟通协商函》中给予了相同的延期原因。并表示,将督促后期评估、审计进度的有效推进,力争在三个月后完成对投资人的本金收益兑付工作。

章晓舟对经济观察报称,当武穴世联和武穴城投提出延期后,当时暂未同意;沟通函中表述模糊,延期3个月内投资人补偿、利息等都没有表述。

“本来已经请好律师等准备走法律程序维权。”章晓舟称。

但据章晓舟对经济观察报表述,4月6号,武穴城投、武穴市政府、武穴世联有代表专程来杭州协商解决“嘉泰301项目”兑付方案。走法律程续便暂停。

4月10日,嘉锐基金、武穴城投、武穴世联、武穴市政府再次在武穴城投会议室开会协商解决。

与会人员有武穴市政府法制办公室冯主任、武穴城投田建军(法人)、武穴世联王志农(法人)、投资人代表许女士、嘉锐基金章晓舟(总裁合伙人)及胡景淮等。

会议上,田建军表示,目前资金在筹集过程中,城投主要自主负责资金筹措。主要靠表外融资,比如租赁、目前正在接触租赁公司。

开会期间,章晓舟提出:当前事情处理要快,政府出明确文件+利息正常发放,后面每月付息+时间进度表。另外,章晓舟提出要求:投资人需要安抚,提供优惠措施,逾期部分增加2%收益。

2018年4月11日,武穴城投出具嘉泰301项目延期的还款计划表,同意每月13日及约定日(原到期日顺延90天)支付收益及本金。2018年6月26日为1-2期本息兑付日。

2018年4月13号,武穴城投付息了(一期至十一期)所有客户最后一次收益,收益节点为2017年9月20号(含)至2018年4月13号(含),收益总计为13683262.88元。

2018年4月13日,武穴城投再次向嘉锐基金发《协商沟通函》表示,就武穴世联提交将投资人本息兑付顺延三至五个月的申请无条件配合(附还本付息顺延日期表),并且承诺在项目延期期间每月支付投资人利息。武穴城投继续执行对嘉泰301项目连带担保责任人的义务,并督促后期评估、审计进度的有效推进,按投资人本息兑付顺延到期完成对投资人本金收益的兑付工作。

4月16日,嘉锐基金再次向投资人公告付息安排。据经济观察报了解,2018年5月3日,嘉锐基金安排员工常驻武穴担任代表沟通嘉泰301项目兑付情况。

2018年5月13号,武穴城投按照还款计划表,二次月度付息了4月14号(含)至5月13号(含),客户的月度收益,收益总计:3301676.81元。

6月14日,嘉锐基金翁晟对经济观察报表示,6月13日武穴城投如期进行第三次所有客户的月度付息。

截至目前,武穴城投都按照还款计划表执行。6月26号能否按展期兑付(一期至二期客户本息)尚未可知。

“嘉泰301项目成立始末”

追溯到2015年第四季度,章晓舟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嘉锐基金才首次接触嘉泰301项目。

章晓舟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嘉泰301项目是业内朋友介绍所做,起初对接的人是该项目融资方武穴世联的董事长王志农。初步了解后,先带着同事去武穴市考察调研该项目真实情况。

“当时看了后觉得工业园非常大,整个项目如火如荼在建设。”章晓舟对经济观察报称。

后来,进一步促进嘉锐基金做嘉泰301项目的原因,章晓舟称,考察后受武穴世联领导邀约,就该项目的再次座谈。当时参与一起座谈的还有武穴城投董事长田建军及武穴市领导。

章晓舟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武穴城投和市领导也比较支持,就开始动手干这个项目了。”

嘉锐基金翁晟也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经过公司调研发现嘉泰301项目两个弱点。其一,融资方民营企业武穴世联的资金实力相对弱一些,非担保方武穴城投直接融资;其次,武穴市财政收入也相对较低,实力相对差一点。

翁晟表示,虽然嘉泰301项目整体看有瑕疵,但公司内部认为,武穴市政府出具的承诺函靠谱。如果武穴世联资质不够,武穴市政府不可能让武穴城投给提供担保,并且出具还款承诺函。

嘉泰301项目除了有武穴城投的担保附武穴市政府还款承诺函之外,武穴世联还与嘉锐基金签署应收账款转让及回购协议,将人民币5亿的应收账款转让给本计划并在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登记,并到期无条件溢价回购本计划;

值得关注的是,虽然该项目共融资4亿,但大部分用款都直接划给了担保方(武穴城投),2016年4月融资方(武穴世联)划给担保方(武穴城投)7次项目用款,2016年5月2次,2016年7月1次,武穴世联一共划给武穴城投 10次,金额总计为:301310365.73元,用款直接存在担保方(武穴城投)账户上。

就此,章晓舟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从资管计划管理人角度不想把钱直接划给武穴世联,因为考虑到武穴世联是一家民营企业等原因,将融资款直接话给武穴城投,也取得了武穴世联的同意。

这期间,“嘉泰301项目”付息均正常,未出现任何付息困难。

还款承诺函存违规瑕疵?

嘉泰301项目延期兑付背后,武穴市政府出具的承诺函亦“浮出”水面。

在嘉泰301项目设立之初,武穴城投为该资产管理计划担保,并且,武穴市人民政府在2015年10月31日对嘉泰301项目出具财政性可支配资金保障还款的承诺函。

为何武穴世联能获武穴城投的担保?并获武穴市政府还款的承诺函呢?

嘉锐基金翁晟对经济观察报描述,2015年行业里做市政类项目,一般会与当地政府达成默契,当地政府大多会出还款的承诺函。但2016年开始,政府出具还款承诺函项目逐渐较少,2017年由政府出函作为还款承诺的项目基本没有了。所以,嘉泰301项目当时也是这种情况。

嘉泰301项目部分投资人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表示,在投资产品之初也是看到产品条款中明确写到“武穴城投担保”、“武穴市政府出具还款承诺函”,才放心购买的。始终不能接受”政府出具还款承诺函“的项目延期兑付了。

对此,王志农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表示:“武穴世联公司是火车站工业园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商,是为园区基础设施建设投资而设立的,火车站工业园是省管园区,招商完成将对武穴的经济发展和产业升级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武穴世联在工业园和电商园投资近10亿元,武穴城投和武穴市政府仅提供了4亿元的担保。”

此外,面对目前嘉泰301项目延期兑付状态,王志农对经济观察报称:“武穴世联的所有投资都在园区,形成了近20亿的资产也在园区,5年来武穴世联没有一寸土地,没有一平方房屋收入。因此武穴城投和武穴市政府的担保既是为自身发展,也为造福武穴,无风险可言。”

就武穴市政府出具还款承诺函的原因,武穴市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高维鹏在接受经济观察报电话采访时表示:“具体暂时不是很清楚。”

值得关注的是,2014年8月31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预算法》,第九十四条明确指出各级政府不得违反规定举借债务或者为他人债务提供担保;此外,财政部下发的“43号文”、“50号文”也明确提出,地方政府及其所属部门不得为任何单位和个人的债务以任何方式提供担保。

如此,武穴市政府提供武穴世联还款承诺函是否合规?如果武穴世联无能力按展期还款,武穴城投与武穴市政府会承担代偿责任吗?

对此,东方金诚首席债券分析师苏莉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称,“2014年新预算法和《43号文》以来,地方政府除在限额范围内发行地方债券外,不得以其他任何形式新增政府类债务,2017年以来财政部陆续发文进一步对金融机构违规要求地方政府提供隐性担保的行为加强了监管。因此新预算法实施之后,如地方政府对融资平台的债务或担保义务出具还款承诺函,违背了新预算法的相关规定,并不具有法律效力,若被担保方或被担保融资产品出现兑付困难,地方政府在法律意义上并不承担代偿义务。”

此外,苏莉还解释:“融资平台的担保是否具有效力大致上应该分成两种类型。第一种是融资平台已经剥离了地方政府信用,作为市场主体严格按照公司章程规定程序经有权机构批准向民企出具担保函,属于商业性担保合同,一旦触发代偿条款,其应根据担保法和合同法承担相应代偿义务。第二种类型,融资平台出具担保函附地方政府还款承诺的情形,本质上属于地方政府违规提供间接信用支持,其担保函在合规性方面存在明显瑕疵,有可能被撤销或不被认定具有法律效力。

如融资计划的担保存在违规瑕疵,担保人会不会代偿、什么时间代偿及以什么比例代偿等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评级实务中,通常也并不具有增信效果。

鹏元资信评估有限公司研究发展部资深研究员袁荃荃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当地城投以公司名义出具了担保函,肯定要承担约定的担保责任。但当地政府出具还款承诺函则违反了预算法、43号文、50号文等一系列法律法规,属于明显的违法违规操作行为,这种情况下承诺函本身不具法律效力,不受法律保护,要求政府代偿就没有了合法依据。此外,23号文出台之后,金融机构也被进一步明确要求在项目初始阶段应进行必需的合规审查,因此若金融机构默许了不合规的操作,出了问题也要被追责。”

袁荃荃还对经济观察报称:“市场上很多做PPP项目的民营企业之所以存在债务问题,大多因为前期垫资太多,而应收政府的账款又未能及时到账。加上公司自身资金实力没那么强,资金链本来就十分紧绷,基本要靠去市场上再融资续命,那么一旦市场上也很难融到钱,就大概率会出现债务违约甚至破产。”

一位从事投资、私募案件诉讼的律师对经济观察报表示:“首先当地政府肯定是违规出具承诺函,违约后当地城投肯定要承担违约责任。”

就此,武穴城投董事长田建军告诉经济观察报:“武穴世联是为政府做的基础设施建设的企业,并非办工厂,目前正在结算。”

而武穴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高维鹏还对经济观察报称:“该融资计划已经安排展期,这是一个企业的融资,武穴城投给予了担保,市政府对此会负责。”

三个月匆匆而过,2018年6月26日,即嘉泰301项目第一期、第二期的兑付日也即将到来。嘉锐基金联合创始人章晓舟与该产品投资人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仍然对武穴世联能否按展期兑付存忧,其寄希望于武穴城投和武穴市政府,能够按照担保和承诺所言提供还款保障。

经济观察报将持续关注嘉泰301项目兑付情况。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分隔线----------------------------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