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六合彩内部资料系统-打造最好的网站{六合彩内部资料

http://www.781884.com

当前位置: 六合彩内部资料 > 财经 > 为了给你烧纸,我烧了那么多钱 为了给你烧纸,我烧了那么多钱

为了给你烧纸,我烧了那么多钱

时间:2018-04-08来源: 作者:admin点击:
为了给你烧纸,我烧了那么多钱 2018-04-0510:38来源:花儿街参考美团/摩拜/滴滴 原标题:为了给你烧纸,我烧了那么多钱花儿街参考·出品作者|林默,微信公众号:花儿街参考(ID:zaraghost)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巧合呢。这是三个关于烧纸的故事,不要怕,虽然

为了给你烧纸,我烧了那么多钱

2018-04-05 10:38来源:花儿街参考美团/摩拜/滴滴

原标题:为了给你烧纸,我烧了那么多钱

花儿街参考 · 出品

作者 | 林默,微信公众号:花儿街参考(ID:zaraghost)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巧合呢。

这是三个关于烧纸的故事,不要怕,虽然是清明节,但我不讲鬼故事。毕竟人的故事,有时候比鬼故事吓人多了。根据古老的传说,鬼是自觉受苦的,人呢,常常受着差不多的苦,却乐在其中。

1

两块崭新的石碑被丢到了烈士陵园门口,咣、咣当,石刻厂的老板党九毫无耐心地卸下了这两块石碑,“骗子,都是骗子”。

去年接到这两块石碑订单的场景,还新鲜温热如昨天,一起来下单的是两个男人,他们说要互赠对方一块石碑,因为对方是这个时代里最血性的男儿,最真的英雄。他们说,这两块石碑要立在城市的英雄广场里,见证他们共同缔造的商业帝国。

党九很激动,她觉得这是她今生接到的,最热血沸腾的一单生意,她掏出小本本,一笔一画地记下了这两个人的名字,假药停,孙哼斌。她还偷偷地,去买了那支叫乐观网的股票。

石碑刻好的时候,新闻里,孙哼斌正对着一群记者讲假药停的坏话,他还是那样激情满满,说这是个160亿的错误,说自己是个傻逼。

假药停也还是激情满满的,说着他的梦想,说自己是个为梦想坚持的傻瓜。

党九也激情满满的,看着自己的股票账户,不敢跟人讨论,假装自己是个聪明人。

假药停爆仓乐观网了,孙哼斌不要乐观网了,只有党九被留在了乐观网。

他们各怀鬼胎地烧着钱,最后给乐观网烧了纸钱。

能讲梦想的人,都是有催眠能力的。被催眠的人可以幸福多久,取决于催眠你的人需要你睡多久。

党九有一种感觉,假药停和孙哼斌就像那两块石碑,也只是这个故事里,站在广场上的那一部分,至于石碑下藏着怎样的地基,谁又知道呢?

党九把那两块英雄纪念碑丢到了烈士陵园门口,这世界上总是有很多假英雄,造就了许多真烈士。

2

“有没有那种两个人在一起的石碑?”

“你们是说,夫妻合葬的那种吗?”,党九抬起头疑惑地问,来下单的,是一群戴着墨镜的人。

“就是合,什么葬不葬的,你这人怎么做生意的”。

“好吧好吧,就是合,两个人的名字是什么”,党九掏出小本本,翻过假药停的那一篇。

那群戴着墨镜的人,忽然都激动了“是摩拜和ofo”,“我是摩拜的朋友”,“我认识ofo特别早”,“我希望他们在一起”,“我对他们在不在一起,保持开放的态度”。

“摩拜和ofo,是在热恋吗?”

“哦,他们并没有,他们都病的很厉害,他们还都希望对方去死”。

党九艰难地咽了一口吐沫,“那有你们这样的好朋友努力撮合,他们还是很有希望在一起的吧”。

“哦,那也不是,他们在不在一起,跟谁在一起,我们说的不算,他们自己说的也不算,终究是要看两位马老板的意思”。

“那?你们是谁?石碑上要刻你们的名字吗?”

戴墨镜的人群互相看了看彼此“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我们叫投资人”。

党九很不顺心地刻了这两块石碑,她只知道在一起有自由恋爱模式、包办婚姻模式,原来还有冥想包办模式。

不过冥想包办模式并没有work,今天早上,摩拜跟一个叫王兴的男人走了,这是王兴跟李斌谈判的结果,这也是马老板的意思。

ofo跟阿里的关系越来越近了,这是另一位马老板的意思。

党九翻了翻朋友圈里,她看到吃瓜群众有些失落,为摩拜在飞奔的路上没能治好自己的病,为这终于成了一个资本的故事,而不是一个梦想的故事。

党九很想告诉他们,他们为摩拜的唏嘘,就像那两块被下单的合葬碑一样,是他人的冥想。

离核心圈层越远的人,冥想的越多。这个时代的创业,若你没能进入巨头的版图,也许你的创业从未开始。若你进入了巨头的势力范围,也许你的创业已经走入了另一种结束。

这不是好事,也不是坏事,这只是这个时代的事。

3

党九接过一些奇怪的单,比如有两家公司来给对方刻墓碑,他们一个叫抖音、一个叫快手,更心有灵犀的是,他们提供了一模一样的墓志铭,说对方死于低俗。不过听说他们最近都被约谈了,就是因为他们在墓志铭里给对方写的病症。

她接过的最奇怪的一单,是有位顾客带着一束塑料花进了店,“你能帮我刻两个人的名字到这束塑料花上吗?这是我在神的面前许过愿的塑料花”。

“你要刻谁?是希望他们平安喜乐吗”。

对方顿了顿,“我要刻上王兴和程维,我希望他们的塑料兄弟情……”

“你是?”

那个人抬头望了望天,“我,是一个无人驾驶爱好者,为了获得数据和场景,我投资过uber,可是uber在烧钱的路上被滴滴烧了纸,我的战略投资没有任何意义了,我希望他们开战,即使是围观战争,都有机会收割战利品。”

党九点点头,挥刀刻上了两个人的名字。一周后,美团打车与滴滴外卖相继上线。

我问党九,会不会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助纣为虐的事儿。

“开什么玩笑,你没看现在美团打车的对用户的补贴力度,没看到美团对司机不抽成啊,好像几年前的滴滴又来了一次,作为一个手艺人,我终于做了一件造福大众的事”。

“可是党九你知道吗?有一天,美团打车也许会变成现在的滴滴”。

“这有什么关系,这个层级日益分割的世界里,我们影响不了烧纸的结果,我们人性的弱点,以福利的形式,被粗暴地数据化计算,我们能做的不就是及时行乐嘛”。

贪财好色的花儿街致力于为大家带来更有价值的阅读。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花儿街参考(zaraghost)、作者,侵权必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分隔线----------------------------
相关内容
推荐内容